燕赵教育网
李光宇:对青少年身心健康危害最大的是应试教育
编辑:冬眠的东 时间:2015-3-4 17:30:19 来源:河北教育网 浏览次数:

 问:李总您好,您今年带来了八个建议和两个议案,其中您重点关注的是哪个?
 李光宇:因为我是来自最基层的民办教育工作者,我重点关注的当然是教育。

  问:您觉得教育不公平的根源在哪儿,之前您接受媒体采访时一直在提教育不公平。
  李光宇:教育不公平,从基础教育到高等教育,有很多种表现形式,但我说的教育不公平,我这几年一直呼吁的,最重要的教育不公平是北大清华985、211在不同的地域、不同的省份投放的指标差别很大,这是最大的不公平。
  问:您有没有去了解他们投放的指标为什么会有区别呢?
  李光宇:某种程度上,他们做的是有道理的,换位思考一下,复旦在上海,给上海多投放一点,北大、清华在北京,给北京多投放一点,或者北京和上海的小孩可能会更适合北大和复旦,也许,那么投放的比例稍微高一点,可以理解。但问题是,这个投放的比例,这个差别太邪乎了,我给您举一个例子,在2009年,北京的考生是11.8万人,北大在北京投放了282个指标,北京的考生考北大的比例是0.24%,以中西部地区,以我们河南为例,在当年,我们是98.8万考生,投放的指标只有79个,我们考北大的比例是0.01%,也就是说,同样一个考生,同样是纳税人的小孩,同样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学生,河南的考生考北大,在2009年,他的难度是北京小孩的24倍。
  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呼吁,我看了以后,我自己都吃一惊,很惊讶,也很痛心,2013年河南的考生是75.8万人,北大投放的指标是79个,当年北京的考生只有7.3万人,投放的指标是226个,河南考北大的比例仍然是0.1%,而北京考北大的比例是0.31%,呼吁了这么多年,我们河南考生考北大的难度和北京的相对难度比,从24倍变成了31倍,也就是说,河南的小孩考北大更难了,这公平吗?河南人口占全国1/13,考生占全国1/10,我们河南十三分之一的人口,十分之一的耕地面积,为国家贡献了十分之一的粮食,十分之一的兵源,十分之一的农民工,我们不要求受更多照顾,在985、211高校里,25所985,河南一所没有,211只有一所,1/13的人口比例,按考生比例,河南至少应该有3所985,8所211,但现在我们只有1所,国家欠我们10所,我们不要求,也不奢望一下给我们建两三所,不要说三五所,重点院校,985、211,至少在重点大学投放的指标上能不能给河南这样的中西部地区,不说多给我们,至少不要这么太亏待我们,这绝对不是河南一个省的问题,中西部地区大部分都是这样,甚至有些省份可能比河南的指标还要低。
  那么现在我提一个建议,今年我重点想推的一个建议是什么呢?请各个北大清华、985、211这些国家的高校,国家做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投入的高校,这些高校投的钱,不是哪一个市投的,北大不是北京的大学,北京大学是包括北京人在内的全国人民的大学,是全国人民投入的,可以在北京的比例高一点,高几倍我们都愿意,但不要高几十倍了好不好,也不要干打雷不下雨,请北大,清华、985、211这些高校做一个五年计划,从2015年开始,增加在河南这样的中西部地区,增加多少名额,比例提高多少,让我们的小孩考北大清华的难度减少多少,2016年是多少,经过五年,从几十倍降到几倍,好不好?
  我们不要再听这些承诺,我们不要再听这些在其他地区多投放的道理,我们要实实在在的数据,我们要实实在在的行动,让他们先做计划公示出来,然后看每年,从2015年开始,到底投放了多少计划,录取率到底增加了多少,我们要实实在在的数据,我们要具体的计划,我们要实在的行动。

  问:您觉得高考不公平的根源在哪儿呢?因为咱们刚才聊的其实一直在围绕着高考。
  李光宇:高考,高等院校,尤其是好学校,在各省投放的计划都不公平。

  问:还有吗?除了投放计划的不公平,因为今年是高考改革的关键之年,其实大家一直在说高考改革,不知道您有没有关注过这次改革,包括文理不分科,英语一年考两次,增加春季高考,3+3模式,您个人的经验来说对学生高考有利吗?这种改革。
  李光宇:您刚才说的这些高考改革的内容绝大部分都是在前几次两会上我所呼吁过的,几乎没有一条不是我没讲过的,而且讲过不只一次,联名好多代表呼吁过的,这些都对,但感觉动的不在根儿上。高考改革其实最根本的原因是应该不要再由各省招办、考试院来考,而是应该由各个大学来考,全世界概莫如此,中国原来也是这样,您今年高中毕业了,你考大学……

  问:97年。
  李光宇:您今年高中毕业考大学,可以考十所大学,有八所录取你,在八所里你挑一个学校和专业你比较满意的,全世界都这样,高考的权力不要放在高招办,高考的权力放在高校,由高校自己来考,现在这种改革是我们呼吁多年的结果,但根儿上没有改,这样暂时可能不但不会减轻学生的压力,反而会增加学生的学业负担。
  问:对,因为有一种声音在说,一年考两次,其实是在增加学生的负担,增加社会成本。
  李光宇:既增加了负担,也增加了机会,这都不要紧,过去文理分科,现在文理不分科了,你要想进一流的学校,你是考理科的,可能要看你文科成绩,文科成绩太差也不会要你的,这样等于每一科都要考,每一年都有会考,会考成绩是经过折算,怎么折算,现在只有鬼知道,没说,中国总是这样,大而化之,先说政策,政策出来了,具体配套的没出来,具体出来怎么折算的不知道,总而言之,反正要折算,等于每一门都要考,每一年都要考,所以这个小孩的负担,这种高考改革,应试教育的危害程度不会降低,小孩的负担不会减轻,反而会加重。


  问:还有,里面提到了素质评价,我们从小到大可能都会有老师做评语,您觉得这个是不是也需要改革一下?
  李光宇:这个是我们过去都有评语,但过去占的分量太少,这个的改革,就是平常你的所作所为,学校老师对你的评价,在高考改革里,这方面应该让它的权重、占的比例更加重一些。

  问:您在带来的建议和提案里面其中还涉及到了一个义务教育,这部分的内容您提出十二年义务教育,您觉得在我国现在有实现的现实条件吗?
  李光宇:不是有没有实现现实条件的问题,我们的国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做这件事的能力,早就该这么做了,已经有些发达的省份,甚至不发达的省份,比如我们河南,河南不很发达,属于尚欠发达地区,我们河南省的新郑是一个县级市,几年前已经实现了十二年的义务教育。我们前几年的高速发展有诸多原因,据说重要原因之一是我们的人口红利,现在已经连续三年我们的新增就业人口每年以200万左右的速度在降低。
  中国制造变为中国创造、"新常态"、调结构、经济转型,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劳动者素质的提高,这就要靠教育,我们过去是九年义务教育,小学、初中,高中这三年,人的世界观在高中三年没有基本形成,但形成了雏形,高中这三年挺关键的,我们国家早就应该说是具备了这个财力,我们几十万亿的GDP,10万亿以上的财政收入,每年拿出2000亿来做高中阶段的义务教育完全没有问题,早就该这么做了,而现在我们国家关键是特别需要这么做,但请不要误会,我说的高中阶段的义务教育可不仅仅是普高,还包括职高。

  问:您把职高也纳入其中。
  李光宇:职高也是高中啊,你看,我要不说你就误会了,以为我说的是普高,职高某种意义上比普高的重要性一点都不低,甚至更重要。

  问:您可以讲讲职高的重要性。
  李光宇:现在职高和职业技术学院在中国变味了,我们从职高开始到职专,甚至到职业的本科院校,变成了二流的、次等的学历文凭教育,实在考不上普高了,实在考不上普通本科了,考个职高吧,最后的结果是在职高,在职业技术院校几年下来,学了几十门课程,什么都学了,毕业以后什么都不会,几乎就没有实践实际实操能力,到了单位以后,工厂还需要重新再教他,这样一来,小孩上学的积极性大为降低,工厂对于录用这些职高学生的意愿、意图也很低,因为他们没有实际操作能力,我们应该看看德国、看看日本,甚至看看韩国,看看我们的台湾地区,他们的职业教育怎么做的,所以职业教育要让学生学会实际操作能力,学会技术和技能。

  问:这个没错,但为什么在我国会出现这样的一种状况呢?您刚才说的这种现象,根源在哪儿,或者我们要做一些什么样的改变?
  李光宇:这是一个社会问题,你说根源在哪儿,这个说不清楚,但能够说清楚的是国家要想发展,要想实现中国国家经济的升级版,这个问题必须解决,在全世界的高校里有个"二八现象",20%的高校是综合型科研型大学,是为一个国家,保留这个国家的文明、科学,有80%的学校是实用技术型大学,是为这个国家保留技术、工艺,在咱们国家,动辄一个大学,不管是地方大学,甚至是一个地级市、省辖市的大学,甚至是一个民办学校,动不动一办就是"综合型、科研型"大学,必要吗?可能吗?需要吗?做不到。
  那么我们不如实实在在的,根据我们国家的经济需要,其实也是根据小孩的就业需要,让那些学生,有20%左右的大学和学生,让他们在综合型科研型的院校里面,而大部分,80%左右的,让他们学会一门实际的技术和技能。

  问:对,说到这儿,其实去年出了一个新闻,北大的一个学生退学,他到了技校上学,原因就是他觉得大学不适合他,他也不喜欢读书,他只是想实实在在的学一门技术,您觉得这个可能推广吗?这种模式。
  李光宇:这种模式是不可推广的,如果一个小孩具备上北大的潜质,他就该上北大,考北大多不容易呀,这个具有新闻性,不具备可推广性。但是刚才我说了,80%左右的学生应该学一门技术,应该上一个职专,应该上一个职大。

  问:那就是说,他要放弃大学,去上职专、上职大?
  李光宇:职专和职大也是大学啊,也是专科,也是本科,甚至也可以是研究生,甚至可以是博士。

  问:但事实上在现实中大部分人不选择职专、职大,是因为在招工的时候,他在找工作的时候,可能有些工作单位会要求你是985、211,就是这种状况。
  李光宇:要求985、211的,比如你考公务员,这个没错儿,但你去一些企业里面,我想,不一定非得是985、211,比如我们教育集团招老师的时候,北大、清华的,985、211的来,固然我们欢迎,但我们不一定能养得住你,这些天之骄子,北大、清华毕业的,可能干一两年,有个好单位,他立马跑了,我觉得东北师大的、华师大的、华中师大,甚至我们河师大的,就挺好,什么是好的?适合的就是好的。

  问:今年1月四川大学有个教师,叫周鼎(音),他的一篇自白数在网上火了,他说相信讲好一门课比写好一篇文重要,高校教师普遍存在重科研轻教学的现象,对于这个现象您有些什么样的看法呢?
  李光宇:高校搞科研是对的,但高校分什么样的高校,80%的高校不应该是综合型、科研型大学,而应该是应用技术型大学,你让高校教师,每个人都要把他最重要的评定工作好坏的标准,不是教学,而是做科研,这个反了,这个偏了,我特别赞成、特别支持这个老师的举动,我们集团旗下也有一个三本,老师好不好,首先是讲课好不好,小孩喜不喜欢你,大部分高校教师,我认为用科研做得好不好作为他们的衡量标准,这是一个极大的误区,小的来讲,耽误学生、耽误老师,往大一点讲,耽误中国的经济转型,中国的经济发展。
  我们国家有时候很奇怪,看似非常简单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样子。

  问:没有过这方面的建议吗?
  李光宇:有,我今年提了一个建议,高校的教师在评职称的时候,涨工资的时候,和论文不要绝对挂起钩来,淡化它的权重,高校教师的主要职责是讲课,因为其实我们这样的地方型大学,我们的民办大学可以有些搞科研的,但大部分教师的主要职责是教书,教书教好了,他们就可以评职称,就可以评教授。

  问:2012年国家财政型教育经费支出占GDP的4%,这是历史性的进步,但1993年提出就提出了这个4%的目标,在教育投入这方面您有关注吗?
  李光宇:有。我们国家的教育投入在2012年达到了4%,但这是一个迟到的4%,整整晚了12年,1993年提出来的,说上一个世纪末要达到,但2013年才达到,这4%看起来还可以,也就是一个世界上中间偏低的水平,我们比美国的8%要低,比韩国的7.4%低,比印度的6%还要低,更要命的是我们怕算人均,一算人均经费,我们在全世界会排到124位,尤其是在经济新常态,也就是我们的经济由高速发展变为中高速发展的时候,在这个时候对于人才的培养,对于就业人员的要求跟过去不一样了,更需要增加教育的投入,历史的实践证明,比如美国1929年金融微机的时候,他们意识到了他们的人才培养模式,他们大学的投入需要增加,培养模式需要改变,事后来看,这成了美国高校高等教育发展的黄金时期,高峰时期。
  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欧洲次贷危机以后,他们刺激经济的投入里有20%,甚至到25%都投到了教育上,中国投"铁公基"我完全同意,尤其是我们的高铁、我们的机场、我们的高速公路,但是在教育的投入看似拉动GDP没有那么明显,但其实这个是最划算的,是最必要的,教育的投入不会立竿见影,但是会关乎长远,会关乎一个国家和民族发展的前途和命运,在目前经济新常态的情况下,我们的教育投入应该进一步增强,进一步加大力度。
  问:您有增强的数据、数值吗?您觉得还要至少再投入多少?
  李光宇:我觉得我们在2015、2016、2017,我们应该从4.3,从4,达到5%左右,我们在下一个五年计划起码应该在6%以上。


  问:这个投入具化来说是从学前到大学,硬件、软件是怎样的具体化?
  李光宇:我发现主持人很内涵,您不但关心教育投入的问题,而且能够问到教育投入在教育从幼儿园到大学,你还关心各个学段投入的比例问题,现在我们国家的第一个问题是教育投入不够,投入比例低;第二个问题甚至比第一个问题还要突出,在有限的教育投入里,向高等教育,向985、211倾斜得过分,对基础教育投入严重不足,对于学前教育,可能您不知道,我们100个上幼儿园的小孩,会有接近60个上的是民办幼儿园,国家在这方面过去投入太低了,在增加教育投入的同时应该适当地增加基础教育的投入,特别是增加职业教育的投入,当然,要办真正的职业教育,而不是使职业教育变为垃圾、次等、二流的学历文凭教育。

  问:高中教育阶段竞争激烈,产生了择校费、补课费等隐性支出,这样就使得贫困家庭学生在初中毕业之后无力学习,不知道您有没有关注过贫困地区孩子的上学问题?
  李光宇:其实我今年提的一个议案就是修改义务教育法,让我们的义务教育从九年变为十二年,谁更需要高中免费、职高免费呢?不是北京、上海的小孩,而是您说的西部、农村、贫困地区。

  问:据您所知,现在在国家范围,刚才您也提了,其实有些地区已经实行了十二年义务教育,您觉得推动这个点的力量在哪儿呢?政府吗?还是大家一起来呼吁,政府来做。
  李光宇:大家一起呼吁,政府做决定。

  问:您是今年第一次呼吁这个?还是已经呼吁了好多年?
  李光宇:我是去年第一次正式提的议案,在一些学术研讨会上多次提过。

  问:有回复吗?
  李光宇:有回复,他们说他们在研究。

  问:今年您还会继续提?
  李光宇:当然,继续提,今年继续提,今年实行不了,明年继续提。

  问:对方有没有回复说这个问题困难在哪儿?
  李光宇:他们具体的回复,我一时说不了很清楚,大概意思就是说,你提的很有道理,我们在积极的研究,想办法来实行,但暂时还有困难,大概都是这套说辞。

  问:除了关注教育之外,您今年提的建议和议案还有哪方面,哪个您觉得可以在这里呼吁一下的?
  李光宇:教育以外的,我最后说一点,在说教育以外的话题之前,关于教育的话题我还想再说一个,主持人,您知道吗?对于小孩身心健康,对中国青年学生身心健康危害最大的不是雾霾,是什么你知道吗?

  问:您说。
  李光宇:是应试教育,是应试教育是是我们的体育课上得太少,上得太差,为什么呢?因为要高考嘛,要中考、要应试,体育课是最不重要的,另一方面,体育课,尤其是一些对抗性的运动,免不了磕磕碰碰,一旦有一点小意外,更不要说伤亡,学校和校长是弱势群体,有些个别的家长就会跟学校为难,甚至堵学校校门,作出一些极端行为来,就像过去的医闹一样,一个家里出事儿了,作为校方,校长、老师和家长的心情是高度一致的,你的小孩是我们的学生,也是我们的小孩,小孩有一点磕磕碰碰,出一点儿事儿,我们跟你一样心疼,我们跟你一样着急,但是你为了你的小孩的事情,这时候已经不是小孩的事情了,该看病看病,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实在不行有法律,咱们打官司,不,堵校门,影响正常的教学秩序,为了你的一个小孩,影响几千个小孩正常的学习和生活,忍心吗?合适吗?但经常有这样的。
  特别是前几年,我们这种没有底线的维稳,不讲原则的"和谐",有关部门的不作为,让这个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不能得到维护和开展,好啊,我宁肯让学生坐死,也不让家长坑死,你不是闹吗?我体育课少上,反正也要高考,强度大的我不上,春游、秋游,社会实践,第二课堂,通通不开,最后受害的是家长,是小孩,是国家,是民族,在旧中国的时候,全世界骂我们是东亚病夫,日本侵略中国的时候,他们骂我们是支那,我们说他们是倭国,倭国就是个儿比较低嘛,你要知道,他们侵略中国的时候,中国人的平均身高超过了日本人,但是现在,中日韩,我们不和欧洲比,基因人种不同,我们和中日韩比,从7岁到17岁的青少年,日本的男孩、女孩的平均身高比我们中国的男孩和女孩的平均身高高了2.54厘米,比我们高一截,我们的大学生体能测试、健康测试,优秀的只有0.33%,力度测试,合格的只有50.23%。
  我们现在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但是我们的小孩除了学业以外,身体应该比学业还重要,毛泽东主席有一句话,"体者,载知识之车与道德之舍也",就是身体是用知识的车子,装道德的房子,没有身体,什么都没有。而我们的小孩,我们近视眼的比例,全世界最高,我们的小孩没有时间锻炼身体,没有第二课堂,不能参加课外活动,孩子是祖国的未来,是祖国的花朵,少年强则中国强,我们小孩的身体得不到保障,我们的身体健康得不到保障,国家何谈未来?
  李光宇:第一是因为应试教育,第二是由于有些部门的不作为,其实有了事儿以后,咱有事儿说事儿,处理事儿,你动不动堵校门,甚至是烧纸钱,设灵堂,去年公安部和卫生部联合发了一个关于维护医院正常秩序的文件,打击医闹的效果非常好,我强烈建议公安部和教育部也联合发这么一个文件,维护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让我们的小孩能够把体育课上好、上足,能够开展一些第二课堂、课外活动。
  关于教育以外,刚才您问到,您一定知道,今年我们在南沙、西沙有一个985还是981的战略平台,当时我们有军舰、渔船在护卫,中国的渔船,铁壳船多,船多、船大,而且是铁壳的,越南也有很多,但铁壳船比我们少,越南政府后来就决定花钱替渔民换铁壳船,我们总讲南中国海是中国的,九段线,中国海域,但你要实际存在啊,那么多的岛屿被越南占了29个,菲律宾占了八九个,文莱、印尼各占了一个,南中国海的岛屿中国反而占得最少,当然现在我们开始扩大绞盘,我们在修机场,但我们能有多少部队派出去?能修多少机场?加强实际存在,靠渔民,靠渔船,越南都能做到的,他们连我们一个省的经济实力都不够,给渔民换铁壳船,越南的渔民远洋捕捞是由国家出燃油费的,我强烈建议第一条,我们的渔民添新船的时候一部分由国家无偿给,剩下的一部分由国家低息贴息给;第二,我们国家渔民捕捞的时候,燃油费,越南都能给,中国凭什么不给?凭什么做不到?

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燕赵教育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具有的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信息产业部:冀ICP备12021379号   河北省教育厅文200802002
Copyright © 2002-2015™ hebjy.com.All Rights Reserv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 上午:8:30-12:00 下午:13:30-17:30
技术支持:河北三人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311-85337007

客服QQ客服QQ